十二星座如何學會看清自己?

 王萌萌  2017-01-10  1178

對於每個人來說,想要看清自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最熟悉的人反而最陌生,只要帶著真心慢慢走進,就會發現一切是那麼簡單。

白羊座

一直以來,白羊就憑藉他們獨立而堅強的個性,在人生的各個方面放手大膽的去做喜歡做的,不管旁人的眼光是淩厲還是溫柔,他們都坦然面對,在不受控制的衝動下,甚至到了忘我的境地,對與錯已不再分明,小小的失誤並不會使白羊驚醒,只有徹底的失敗,因為不計後果的往前沖而使最親密的人受傷,他們才會恍然大悟,認清現實中所有的稜角。

金牛座

金牛一向以穩重老練的行事作風贏得了不少的尊重與信賴,雖然不會大肆炫耀,但心中其實還是很高興的,慢慢的,就會認為只要是自己確定的就不會另有答案,再後來,自主意識越來越濃烈,是很容易不再聽取別人意見的,從而迷失在自我的信任林中,唯一讓他們重新認清自己的辦法就是,努力維持的觀念被證明是錯的,而且還錯的很離譜,金牛也就醒了。

雙子座

雙子的跳躍思維讓他們自己樂在其中,卻讓別人常常都不知所措,早就習慣了隨心所欲,是一刻也不願受到牽絆的,就算真的遇到了自己心儀的對象,還是一副毫不在乎的姿態,戀愛談起來也顯得事不關己,這樣高高掛起的態度,時間久了,難免對方失去耐心,等到心愛的人真的離開,雙子才會看清自己的心,原來早就迷戀在其中了,只是當時還不懂得珍惜。

巨蟹座

對於所愛的,巨蟹總是滿懷著一顆溫柔的心,倍加小心,不管是冰冷池中的雨花石,還是帶刺的玫瑰花,只要是喜歡的,他們就會不顧一切的去擁有,甚至忘記了也要保護自己,任憑誰說都沒有用,道理他們自己也懂,只有為所愛的傷心多次,到達底線之後,巨蟹才會如夢初醒般,愛自己才可以得到別人的愛,愛到百分百的付出,其實並不完美,心痛後才發現,手中的雨花石依舊冰冷,玫瑰的刺也早已紮入手心。

獅子座

愛若是一直圍繞在獅子身邊,他們會認為理所當然,如果這樣的愛演變成沒有真心的好聽話,獅子也會極其自然的接受,為了自尊心,為了華麗的外表,他們已經快忘記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了,紫醉金迷,漸漸的迷失自我,陷入虛幻的邊緣,能夠使他們看清自己的只剩下寂寞了,離開嘈雜的人群,別有用心的笑臉,他們才能聽到內心真實的聲音,一直都呼喚真心真意的到來。

處女座

處女追求完美似乎已經得到了普遍的認可,他們為了一個小小的瑕疵而斤斤計較,也成了很平常不過的事,沒什麼大不了,只是什麼東西超越了極限,太過了,就會出問題。處女過度強調計劃的完美,也就很自然使他們忘記最初的目的,也只有設想接二連三的被打亂,而且還沒有辦法重來,處女也就看清了,深刻的瞭解了計劃趕不上變化的道理,自己並沒有那麼大的功力,還是順其自然的好。

天秤座

天秤的心就像是在蕩秋千,永遠不知道哪個高度才是適合自己的,也不知道究竟應該在何時停下來,而且越是有人關心,有人在意,不斷的詢問,連續的打探,他們越是靜不下心來,本來心意就不夠堅定,這樣被影響之後,就更加理不清頭緒,唯一讓天秤看清自己的方法就是不再理睬,讓他們有種被放棄的錯覺,這時候他們反而清醒了,不再猶豫了,被逼著獨立選擇也是一種上策。

天蠍座

天蠍其實不喜歡拖泥帶水,也不喜歡隱藏心意,那些在別人看來的神秘,只不過是被他們多變的心思所迷惑了,對真愛總是強烈的追求,卻又用一種相反的力量抗拒,擔心自己為愛會放棄更多的快樂,一直不願承認心中的欣喜,直到愛經歷了反反覆覆的波折之後,真實的擺在眼前了,天蠍才會看清,原來是自己想得太複雜了,非要繞個彎,才知道快樂早已是自己的。

射手座

對於射手來說,不停地追逐似乎已經成了一種樂趣,可以沒有目標,也可以沒有同伴,卻是不能停下腳步,可就是在他們自以為很快樂的前進中,卻是很容易陷入迷茫的,從自由自在到濫情,僅一步之遙,很多時候,以為的並不就是想要的,射手需要放緩腳步,也可以回頭看看走過的路,那些深深淺淺的腳印,是否全部都是值得的,當他們整理好心情重新出發的時候,也就是認清自己的時候了。

摩羯座

摩羯是有責任心的,也是固執的,他們總是主觀的認定什麼是喜歡的,什麼又是不喜歡的,由不得其他人說三道四,做任何的辯解。因為這樣的堅持,很多時候離開真正適合自己的,越走越遠,他們自己甚至還不知道,想要再次找回失去的幸福,只有看清自己,只有等他們努力獲得自認為滿意的東西之後,卻發現並沒有心動,才有轉機的出現。

水瓶座

水瓶是個友情緣很濃的星座,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想法總是很特別,有意無意的吸引著別人想一探究竟,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們對友情至高的崇拜,時時刻刻都把朋友擺在第一位,於是,也想當然的認為朋友也是如此般重視的,直到曾經許諾要永遠在一起的夥伴,一個一個的散落天涯,當看著自己的人都散去,水瓶被突然的孤獨感襲來,他們才會看清自己,看清自己在誰的心中才是真的有位置,誰又是自己真正值得珍惜的緣分。

雙魚座

最具童話故事的夢一定是雙魚世界的重頭戲,所以他們可以常常什麼也不做的一個人想心事,也可以在剛剛睡醒之後還細細的回味那夢裡的場景。現實的那些紛紛擾擾,雙魚可以不去碰觸就不碰觸,只是用幻想做擋箭牌,遲早會受傷的,想要讓他們看清自己,只有等到心中的夢被實際擊的粉碎,雙魚才知道,公主不是自己,王子也沒有出現過。(騎士就好了)

您可能更喜歡